王大虎:X、毁了我的未来,更毁了我们的爱情

用户运营

我与小婷曾是一对大学生恋人。我们相识于大二、相爱于大三下学期。很快就要实习的我们选择了X在一起。白天我们手牵手一起去学校上课,晚上我们就在出租屋内过着舒适的生活。我们俩家庭条件都还不错,我父母是做皮鞋生意的。几十年辛苦下来也积攒了不少积蓄,所以大学每个月都给我3500元的生活费。谈了恋爱之后更是给我了5000每个月,对于我这个以前上学每个月就几百块零花钱的学生来说,已经不少了。而小婷的父母也都是公务员,收入也相当稳定。我们俩每个月加起来有7000多的零花钱,所以我们在生活上过的很满足。

我们只要有空就会出去吃饭、约会。碰到情人节也会为对方准备一份价格不菲的礼物。我们有时吃饭会也会带上寝室的同学小志和小婷的闺蜜小丽。久而久之小志和小丽也凑成了一对,我们出去约会更是多了个伴儿。

我与小志都是球迷,从NBA篮球到欧洲五大联赛,只要有球赛。我们都会在网上约了一起看。自从小志和小丽也谈起了恋爱之后,我们见面看球的机会就更多了。

这天小志来到我家和我一起电脑看球,小丽也跟着一起来陪小婷聊天。我们都是骑士队的球迷,平时看球也就正常的看,只要比赛精彩就会拍手叫好。可这次小志总是在看手机,不停地再刷新什么。我凑过去一看小志正在用X的APP进行下单。我惊讶地看着他:“你怎么玩儿这个?”他说:“我就平时小买几把,赢了带小丽吃吃饭买买礼物。没什么的!”我心想平时我和小婷开销也挺大的,也没有什么收入。一直想赚点钱,无奈学习繁忙也没有时间出去打工。我就问:“你一个月能赢多少啊?”小志微微一笑:“一般看准的就重锤,一把下来5,6000上下不成问题的。”我心里暗暗吃惊,没想到平时其貌不扬的小志居然把5,6000这么多钱说的这么轻松。我这时已没心思看球,我立马请教小志怎么注册APP,怎么充值,怎么X和提现。小志教会我后,我充了500元想玩玩看。在小志的推荐下我们一个上午各赢了5,600。中午我们四个吃了海底捞,下午去KTV嗨到晚上才回去。

王大虎
王大虎

用户运营

从此之后我们一有空就聚在一起看球X,因为我比较谨慎,所以投的钱不多,一般也就500左右。虽然之间有输有赢,但最后还是能赢一些钱。这些钱留着给小婷买买礼物,上饭店吃点好的绰绰有余。

这一天小志用微信把我拉进了一个X聊,说里面都是推荐下单的大户。跟着他们下单,他们吃肉我们喝汤。小志这么一说我深信不疑的进了这个X组,每天看他们在里面刷单。一单都是好几千甚至好几万上下。我这么个大学生难免心动。正好这个月我爸给我打了生活费,我咬咬牙,一把全投进去了。结果一下子翻了一倍,我开心的跳了起来。小婷问我:“什么事,这么兴奋?”我说:“小婷,我们这个月的生活费刚刚翻了一倍!”小婷:“真的啊!?”我把提款到账的页面拿给小婷一看,小婷兴奋的表情一闪而过,抱着我亲了一下说:“亲爱的,赢了就不要玩了,赌博最后肯定是输的。”这时候的我哪听的进去这些。从此我越赌越大,每天都2、3000的投。可运气似乎也用光了,最近开始总是输多赢少。而小婷也不怎么理我了。

这天,小志跟我说,X里有位红单最厉害的大哥,推了场球。说是中了可以翻7、8倍。可我当时手里只剩下1000块了,我爸打钱要在这场球结束之后。小志说没事儿,我推荐你一个X软件,一下子可以贷5千。我当时急着回本,马上就下载X下来了,谁知道当即输光了这场生活费。我无奈只好和小婷说,你借我点钱。我打赢了回本我就不玩了。小婷当时虽然对我赌博成瘾已有不满,可还是没说什么,就给我赚了3千。可我不到5分钟就输了。

小婷很生气,劝我不要再赌了。可我不甘心,我一定要回本。我不顾小婷的劝告,又在X软件借了5千。可不知道怎么回事,今天每一把都跟我过不去似的,每一把都输的体无完肤!

当我醒悟过来时天已经黑了。我的欠款也已达到5万,而小婷这时已不见了踪影。

我发了疯似的,打电话发微信,她都不回。我拿起一件外套冲出了出租屋,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找着。去过我们之前所有常去的地方,都不见她的踪影。最后她的闺蜜打电话告诉我,小婷在她那里。我马上打车来到闺蜜的住处见到了小婷。一下子扑倒在小婷的面前发誓,我再也不赌了。可小婷只留下一句:“赌博的男人不能信!”。小婷走了,背景是那样决然。我跪在地上,眼泪一点点从眼角滑落,想起第一次约会时我们的青涩,就连手放在那里都不知道,想起小婷送我生日礼物时我的惊喜、开心,想起第一次吵架后,我主动道歉后小婷眼里高兴却刻意板着脸的可爱模样。往事一幅幅在脑海里划过,我知道以后不会再有了。我的小婷她走了。

用户运营

我回到了出租屋,没有开灯,在床上躺着一动不动,感受着黑暗一点一点把我吞噬。再醒来是三天后医院的病床上,看着父亲恨铁不成钢又带着关切的目光,和母亲哭红的双眼,我知道我X的事情他们知道了。我想去逃避,但一想到小婷我不能从蹈覆辙,不能再去X,不能再失去我的父母,我想活着,活在阳光下,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。之后我向父亲要了钱把债务还清了,而小志因为X太多,被追债公司找上门来。我们X的事被学校知道了,我们俩被双双开除。

很久没和小志联系了,我也不再X,现在我在家里的皮鞋厂做一个流水线上工人。虽然收入不多,但我很充实。最近考了一个成人自考,成绩还没下来,有感而发写下这篇文章。希望明天会更好

Categories:

Tags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